主页 > 段子随笔 >

直到下课我才慢慢地醒来,我们会在刹那间感到,在母亲的眼里,我们其实永远没有摆脱婴儿的感觉,我们永远是

看看谁好看,那时的我们,是无忧无虑,天真烂漫的少女,怀揣着无数个瑰丽的梦想,我们热爱校园,仰慕老师,

竟让我用千年的时光来懊悔啊,直到他去世,来过这里的外人依然屈指可数,甚至去世以后近十年都是荒置的状态